未必茶色

东离新剧播出,越看越喜欢雪鸦,开个群欢迎喜欢雪鸦的道友,欢迎加入,可唠嗑,聊新剧,禁止掐CP,雪鸦黑请自动绕道,谢谢
欢迎加入凛雪鸦后宫亲妈团,群聊号码:929452278【无法复制看评论】

倒带72

#########################

杀无生用流星步来到郊外的树林,通往凛雪鸦住处的路上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和死去的侍卫尸身,一路沿着痕迹深入,杀无生脑中基本可以想象出当时的情形。

【奇怪,按这些残留的痕迹来看,掠对付这些人可以说游刃有余,为什么会出事呢?】

“嗯?”继续往前查探,杀无生发现凛雪鸦的脚步越来越沉重迟缓,印在地上的脚印明显越来越深。

来到树林深处,痕迹终止的地方,杀无生看到地上的一滩血迹和泥土上明显因膝盖碾压而产生的痕迹,再来就是四周围绕一圈的脚印。

至此杀无生基本可以猜到当时事情的经过,【掠刚开始对付那些人游刃有余,但是中途发生意外行动变得迟缓,被人围攻,然后有一段脚印又变浅,应该是运用轻功来到这里,被人找到却难以行动,再次被人围攻,最后痕迹消失。】

杀无生仔细在周围查探,想要找出其他遗漏的线索,看着周围的脚印来来回回仔细观察,果真让他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脚印,与那些侍卫的脚印不同,深浅相同,前后跨度一样,明显走的十分悠闲,“是这个脚印的主人救了掠吗?”

看着地上的血迹和手中染血的烟月,杀无生心中的内疚和愤怒交织在一起,让他有些控制不住内心想要杀戮的戾气。

看着通往之前住处的小道,杀无生迈步走去。按照凛雪鸦的交代,避开机关来到住处,里里外外地查探了一遍,空无一人。如此结果让杀无生感到心慌,不知是该先去找人算账,还是等着凛雪鸦回来找他,万一自己离开正好与凛雪鸦错过要怎么办。正在左右为难之际,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杀无生连忙从衣袖中拿出之前凛雪鸦赠与的翎羽,心中想着凛雪鸦的名字希望能通过翎羽找到凛雪鸦,然而事实却并不如意,等了半天翎羽都没有半点动静。

“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下杀无生真的彻底慌了,心中的不祥之感逐渐加深,“到底怎么一回事,掠的东西不可能有问题,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杀无生越想越害怕,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中逐渐生成。“不,这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慌乱的神色,口中喃喃自语的否定,但即便如此杀无生再也没办法停留在原地等待凛雪鸦回来,此刻最想做的是去找当事人问个明白。

########################

剑圣府上,铁笛仙因之前的伤势正在自己房内上药包扎,刚包扎完就听到屋外传来惨叫声。

“怎么回事?”

正在疑惑之际,便有属下赶来报告,“大人,那个...那个鸣凤绝杀突然闯了进来,到处说要找人,我们的人拦着,他就直接拔剑一通乱砍。”

“什么!咳咳...反了!”铁笛仙听到属下的报告,气的差点伤口崩裂,急忙穿上外衣赶了出去。当赶到时,正厅外的院子里已经血流成河了。

“杀无生!你到底要做什么!”

“把之前追杀掠的人交出来!!”此时杀红了眼的杀无生已经处于理智崩溃的边缘,现在脑中唯一还能维持着一丝理智,完全是靠要查出凛雪鸦行踪的执念。

“荒唐,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杀人就杀人,想要人就要人的地方吗?凭什么?”铁笛仙本就对杀无生不听劝阻硬是要和凛雪鸦在一起的事情不满万分,现在对方不但不听劝诫,还为了对方杀上家里来,更是怒火中烧,自然不肯让对方如愿。

“来人,将人拿下!”只听一声令下,剑圣府上下所有侍卫纷涌而至,将杀无生团团围住。

“谁也别想阻止我!”面对数不清的侍卫,杀无生毫无畏惧,没有了凛雪鸦的约束,此时的杀无生完全又变回了最开始那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剑鬼。

众人的围捕对于杀无生来说毫无作用,反而在不断地杀戮与血腥中杀无生的境界再一次提高,身体体能的界限也再一次的提升。但与此同时,随着时间不短推移,杀无生每杀死一个侍卫,便立刻又有人补上,以一对多的局面对杀无生任然非常不利,如不是心中执念太深,只怕杀无生此刻早已累趴下了。

交战多时的杀无生此时也是气喘吁吁,浑身上下血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在别人的眼中说像是修罗恶鬼也不为过。正在双方局势胶着之际,意识混乱的杀无生突然在众侍卫中看到了一个眼熟的

人。

“啊~找到你了。”只见杀无生不顾周围的刀剑阻拦,对着目标直扑而去,忽视因此带来的伤势,硬生生闯到了对方跟前,一把手捏住了对方的脖子。

“说!掠到底人去了哪里?”

面对杀无生的质问,受制的侍卫涨红了脸却一声不吭。此举直接激怒了理智失常的杀无生,手下一用力直接就将人的脖颈捏碎了。知道自己想要找的人在围捕自己的侍卫当中,杀无生仔细的环顾四周一个个地把人抓了出来,但奈何对方一个比一个硬气,没有一个肯回答自己的问题,一怒之下的杀无生将人统统杀了,再换另一个目标。

站在一边的铁笛仙看着这一幕再也无法忍耐下去,当杀无生再次抓住一个侍卫时出声阻止,“够了,这是最后一个了,你要是杀了他,永远都别想知道凛雪鸦人去了哪里!”

听到铁笛仙气急败坏地提醒,杀无生才清醒了一点,没有再下杀手,但看着眼前依旧一声不吭地侍卫,周身的杀气都快要实质化了。

“把你知道的统统告诉他!”不想再看到自己耗费心力培养的属下继续这么被人消耗下去,铁笛仙开口命令道。

听到铁笛仙地命令,被制服的侍卫才缓缓开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所以......你们也不知道是谁带走了掠?”

“我们本来将人都围住了,打算一起上的,结果转眼人就不见了,根本就没看到有其他人,但他确实是突然不见的。”

“那他现在到底是生?......是死?”杀无生像是花费了全身地力气问出了最不想问的问题。

“这......”被杀无生猩红的眼眸盯着,回话的侍卫只觉得心中一寒,“我无法回答你,本来我们都没把握能抓住他,但是在中途他突然就变得虚弱不堪,连挥剑都困难,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什么都不知道,我要你何用!”显然杀无生对对方的回答十分不满,在众人都来不及反应之时,杀无生便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杀无生!!你..咳咳...你简直无药可救,我竟然还觉得你有所改变,是个好的,现在我才发现简直就是大错特错,你根本就是本性难移,天生的恶鬼罗刹,真不愧对你杀无生的凶名。”

“哈哈哈哈!你有什么资格自责我,造成今天这一切的不是你吗?铁笛仙!”面对铁笛仙的怒斥,激起了杀无生对他的杀心,“如果不是你再三为难掠,甚至派人杀他, 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这些人都是因为你的错误决定而牺牲的!你说我本性难移?我告诉你,大错特错!”

充满杀气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铁笛仙,杀无生斩钉截铁地反驳,“从前我确实只是通过斩杀他人来证剑道,对我来说剑道就是怎么杀人,而剑就是为杀人才存在的,直到我遇见掠才让我改变了想法,他让我明白剑不止能杀人同时也可以救人、可以保护我想保护的人。但是现在我找不到掠了,我失去了想要保护的人,那剩下的只有杀戮!”

杀无生举起双剑,强提功力,挥向铁笛仙,“统统都给我去死啊!!!!!!!!!!!!”

##########################

“无生!”远在时间城中的凛雪鸦,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突然从昏睡中惊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只见眼前白茫茫一片,低头一看自己好像正身处池水之中,但奇怪的是身上却并没有被水沾湿,反倒是手臂上的伤口早已愈合,只剩下一条浅浅的伤疤。

正当凛雪鸦想要搞清楚此时的状况之时,远处突然传来他人的询问。

“咦~你醒了?”

################

倒带71

我貌似真的写不出虐啊,各位见谅啊


######################


擂台之上,杀无生与铁笛仙比斗数个来回不分胜负。杀无生虽想速战速决,奈何铁笛仙多年剑圣的名声实至名归,一招一式看似随意但招招化解了杀无生的攻击,同时又为了拖延时间,故意减缓比斗节奏,即希望能够规劝杀无生放下凛雪鸦,又希望自己安排的计划能够成功。


正当杀无生被铁笛仙拖着进入持久战时,忽听休息室中传出长剑撞击的声响,心中顿生不好的预感。“故意拖延时间,你到底想做什么?”


同一时间铁笛仙也听到了响声,知道计划败露,面对杀无生的质问倒也不慌不忙,“掠风窃尘不是什么值得深交的人,他不该留在你的身边,影响到你的未来。”


“所以你就想让他永远消失!?”


“没错,我已经警告他很多次了,是他不当一回事,所以我也没有必要手下留情。”


铁笛仙的做法彻底惹怒了杀无生,瞬时间攻向对方的剑招变得更加凶狠起来,毫不留情招招想要伤人性命,“我想谁留在我的身边你没有权利干涉,敢伤掠的人都该死,就算是你也一样不例外!”


“杀无生我是为你好,虽然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让你改变了原有的想法,也让你的剑道更上一层楼,渐进成熟。但是你们之间那不容于世的关系也将会是你一生的污点,在它还没有影响到你的未来之前就应该早做了断。”


“我与掠之间的关系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多嘴!”


看着被自己激怒的杀无生,铁笛仙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也劝不了他,转念一想只要自己的计划成功,便有的是机会劝说杀无生改变心意,便也不再多言,专心投入到这场剑圣挑战赛中。


虽然被铁笛仙的做法激怒,但注意到休息室里传来的动静,杀无生知道凛雪鸦一定是听从了自己的要求先一步离开了会场,一时间倒也没有太担心对方的安危,反倒是想快点结束这场比斗,什么剑圣虚名他一点都不在乎,他只想带着凛雪鸦离开,从此陪着对方去哪儿都好。


铁笛仙作为剑圣成名已久,剑道根基更是稳如泰山,但不可忽视的是对方年事已高。而杀无生虽然阅历没有铁笛仙深厚,但架不住在异世界时受剑术大成的另一个自己指导,而后又有凛雪鸦三年来刻意引导,可以说杀无生此时在剑道上的领悟已经不比铁笛仙差多少。


“哈,老了老了,还是直接一招定胜负吧。”久战多时,不管是铁笛仙还是杀无生都感到快要体力不支,面对铁笛仙的提议杀无生也表赞同。


“仙歌·神籁无响!”


“杀劫·黑禽夜哭!”


急招过后,胜负便见分晓。


“咳!杀无生......你赢了,咳咳....但是你...也心软了....”只见杀无生的长剑刺入铁笛仙胸口,但却故意刺偏避开了死穴。


“我不杀你只不过是不想让掠感到为难罢了,你几次三番威胁他,要是按照他以往的个性早就找你麻烦了,但是至今什么也没做,我就想或许是因为你我之间的关系让他有所顾虑吧,所以我不会杀你,免得掠日后因我而自责。”杀无生收回凤啼双声,转身打算离开。


“慢着,你现在不能走。”铁笛仙手捂着伤口,出声阻止,“这场挑战赛你赢了,从今以后你便是东离新的剑圣,你必须暂时留在这里接受受封仪式。”


“这种仪式我不感兴趣,我要去找掠,以后我们也不会再回到这里,你别再来打扰我们,两不相见谁也碍不着谁。”


“你!咳咳咳..”杀无生的话气的铁笛仙血气上涌,一口鲜血吐出,连身形也止不住晃了晃。


而正在此时,追杀凛雪鸦的侍卫正巧赶了回来,杀无生一眼便认出了领头之人手持着的烟月,心中不祥之感顿生。“你手里拿着什么?!”


“这...”侍卫拿着染血的烟月一时不知如何开口,看到擂台之上如此情形,明眼人都能看出铁笛仙战败了。


见人说话吞吞吐吐,杀无生一个流星步来到对方身前,夺过烟月仔细一看,确认这是凛雪鸦的佩剑,心跳顿时漏了半拍,“说!烟月为什么在你手中!”伸手捏着对方的咽喉,仿佛一用力就能掐死对方。周围的侍卫看到对方的动作纷纷抽出武器,警惕地对着杀无生。


“快说!”杀无生完全忽视了周围的威胁,缓缓加大手上的力道,逼得对方满脸通红,呼吸困难。


“他....他....死了....呃!”只听咔嚓一声,杀无生便徒手捏断了对方的咽喉,将人扔在地上,而后转身看着一边的其他人,随意地挑选了一个人快速的掐准对方要害,意图不言而喻。


被制服的侍卫看着眼前浑身杀气的杀无生和没了呼吸的首领,哆嗦了两下,还是克制不中心中的惧意,实话实说,“他...他消失了....我们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只留下了这把剑。”


“消失?”杀无生一时有些不确定凛雪鸦的情况到底是好是坏,“他在哪里消失的?”

  

“郊外...郊外的树林中...”还未等对方说完,杀无生便已经不见身影,被放开的侍卫连忙急切地咳了两声,大口呼吸起来。


############################


“城主我回来了。”饮岁背着昏睡过去的凛雪鸦回到了时间城中,入眼便看到时间城主正悠哉悠哉地品着茶,与人下着棋。对比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心中不免有些郁闷,“城主真是好兴致,在这里和素还真喝茶下棋,我却只能背着人一路回时间城做苦力呦~”


感受到饮岁幽怨的眼神,时间城主这才好心地开口,“行了先把人丢天池里疗养,这手上的伤口流了一路的血,你是想让他血尽人亡吗?”


“城主这可不怨我,要不是出门前最光阴缠着我,我也不至于耽误了时辰。”面对时间城主的质疑,饮岁连忙开口辩解,而后也不等对方继续开口,背着人就往天池走去。


一边的素还真全程围观了主仆二人的对话,觉得甚是有趣,也没开口插嘴,倒是当饮岁路过自己身边,看清了对方身上背着的人时,觉得甚是眼熟。“咦~城主这饮岁带来的人是谁?素某看着非常眼熟啊。”


“你不说我都忘了,你们确实见过,在你还是解锋镝的时候,见过从前的他。话说起来,你们之间还真是有很大的因果在呢,要是没有你这个因,他可无法结成这段姻缘。”


“哦~素某这算是间接做了一回月老吗?不知城主是否可以详细说明呢?”


“当然可以,这还要从你当年震坏了日冕说起......”时间城主毫无保留的将凛雪鸦两世的来历说了个详细透彻,“所以说要不是当初日冕出了问题,时间法则间接受到影响,我才有机会钻了这空子将人送回从前,让一切重新来过。本来也就是闲着无聊,想要找个人打发时间,谁知道这本该有缘无分的两人硬生生地就牵上了红线,真是世事如棋,乾坤莫测啊。”


“竟然是这样吗,素某也真是没有想到,不过看起来也是好事一桩啊。”


“好事是好事,但现在却还要我烦心扫尾,这凛雪鸦的性子可不是好说服的,就这样将人带回来,只怕不闹一场是不可能解决的了。”


素还真看着时间城主一脸夸张的苦恼样便觉得好笑,作为一名智者自然听出了对方话中有话,淡定地抿了一口茶水,开口说道:“既然城主如此苦恼,不如就让素某出一份力吧,这事是因素某而起,那劣者也不好袖手旁观。”


“嗯~如此...甚好!”


#####################


倒带70

已经写70章了,不知道一共会写多少章呢_(:з」∠)_


###############


“现在开始本届剑英会的最终决赛,朱雀门:自成一派,鸣凤绝杀,玄武门:玄鬼宗,残凶!”


随着裁判员的口令,剑英会的最终决赛终于开始,杀无生为了能够尽快结束一切选择了先攻,转瞬之间两人便已战在了一起。而另一边裁判席上,铁笛仙一边关注着擂台上的比试,一边招了招手示意一边的侍从过去。


“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铁笛仙微微侧头在人耳边轻声吩咐了两句,便让人离开,自己依旧神情专注地看着比斗,好像方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休息室中,凛雪鸦坐在石床之上,手中的烟管早已幻化成一面铜镜,镜面上正显示着擂台之上杀无生与残凶的比斗场景。“虽然这一次残凶的手没有被狩云霄射伤,但是现在的无生可比当年更强了,胜负早已是定局。”


随着凛雪鸦作下结论的话语说出,镜面中显示的比斗也渐渐走向尾声,只是瞬间的脱力,杀无生的剑便已经抵在了残凶的脖颈之上,而在那之前预见到自己差人一筹的残凶先一步说出了认输的话语。


“啧!连面对死亡的勇气都没有吗?”听到残凶的认输,杀无生虽是止住了剑势,但心中却是觉得窝火不能尽兴,憋不住开口讽刺一句。


“我并非没有面对死亡的勇气,但我的命是要留给宗主大人的,不能在这里死去。”面对杀无生的讽刺,残凶语气平静地回复了一句,便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坐在裁判席上的铁笛仙冲着裁判员示意了一番,便跳下裁判席,来到擂台之上。


“剑英会最终决赛,胜者鸣凤绝杀。现在开始是剑圣挑战赛,挑战者鸣凤绝杀请上擂台。”


刚走到休息室门口的杀无生对着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奇怪,“决赛刚结束就直接开始剑圣挑战赛,这是怎么一回事?”看着身前依旧紧闭的石门,杀无生有些隐隐的不放心,但转念一想早点完成挑战,早点带着凛雪鸦离开也好,便也不提出质疑,转身回到擂台之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杀无生,铁笛仙觉得非常满意,当然是忽视对方和凛雪鸦那不被世人认可的关系之后。


“多年不见,你真的变化很多,剑术精进,老夫很是满意。”


“这些话无需你说,我也知道,更何况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杀无生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人,想到对方之前对凛雪鸦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就忍不住心中的怒气。


“是吗?那又和谁有关了?”


“你明知故问!” 此话一出,杀无生便抽出了凤啼双声,先一步动起手来。


面对杀无生的进攻,铁笛仙抽出佩剑挡在身前,化解了对方的第一击,但并没有急着反攻,反而继续开口说道:“你说的是跟在你身边的那个怪盗吧......杀无生这么多年了,我抚养你,教导你剑术,却忘记了告诉你世道险恶、人心难测,你可知掠风窃尘到底是个多么恶劣的人,你又是否真正了解他......”


“够了!不管掠是什么样的人,都与你无关。”不想再在对方的口中听到对凛雪鸦的诋毁,杀无生加快了进攻的速度和力道,逼得铁笛仙不得不认真应对。


################


“呵,还真是不遗余力地劝说无生离开我,可惜太晚了~”休息室里的凛雪鸦看着镜中显示的画面,冷笑了一声,满脸的不屑一顾。正当他看着两人的比斗入神之际,突然皱着眉转头看了一眼休息室另一边的入口,“还以为可以欣赏完这场难得的比斗,可惜了……”


话语刚落,只见十几个护卫装扮的人闯了进来,手持凶器,一个个杀气腾腾地看着凛雪鸦。“掠风窃尘奉剑圣大人的命令,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看剑!”


来人的首领企图速战速决,谁知凛雪鸦轻功非凡,一个转身便绕过对方,躲过攻击,长剑刺空,与石床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一边的凛雪鸦顺势接连着几个瞬步便已来到众人的身后。


“各位如此赶尽杀绝,那我也就不多聊了,一句话想杀我,追上了再说吧。”转眼间人便不见了。


“可恶!给我追!”


“是!”“是!”众人转身追踪而去。


###############


出了休息室,凛雪鸦一路轻功离开比斗会场,打算回住处等杀无生与自己汇合。


【真可惜,要不是不想无生为我分心,我还真想留在那里,看看无生战胜铁笛仙的场面。】


“掠风窃尘,拿命来!”一道剑气从身边草丛中袭来,凛雪鸦连忙侧身躲过。


“不愧是剑圣大人,安排的倒是挺周密的,但还不够啊~”抽出腰间的烟管化出烟月,被铁笛仙几次三番威胁挑衅,凛雪鸦不打算将这些对方的属下放回去。


眼前的众人虽是铁笛仙培养的手下实力不弱,可惜都不是凛雪鸦的对手,奈何人数太多,凛雪鸦一时也没办法一起解决。众人见凛雪鸦的实际超出了自己的预算,开始改变强攻,转而减缓攻击,企图消耗对方的体力,同时等待支援。


时间拖的越久,凛雪鸦渐渐有些不好的预感产生,正准备不再保留之时,身形一滞,只见烟月被重重插入地下支撑着凛雪鸦的身躯。


【老天可真会和我开玩笑,偏偏这个时候嗜睡的毛病发作?】


浓重的睡意袭来,凛雪鸦意识开始模糊,围杀的几人一看机会来了,连忙加紧快攻。凛雪鸦努力压制倦意左躲右闪,几个来回之后终是被人抓到机会,利剑刺破衣袖划伤了手臂,鲜血顺着手滴落在地。


“唔!有多久没有这么狼狈了,呵!”再次强运轻功,离开几人的包围圈,努力向一边树林躲去。然而即使再怎么努力克制,凛雪鸦终是抵不住天命的惩罚,没走多久便再也无法运功,单膝跪倒在树林深处。强撑着睁着双眼抬头看着不断靠近的敌人,准备最后赌一把。


“老大,看人在那儿!”


“嗯?真是能跑,走…围上去,我就不信这次还能跑。”


几人快步走上前将凛雪鸦围在当中,一个个举着剑对着人,一时你看我我看你,有些不明白明明对方实力强劲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怀疑有诈。


“老大,你打算如何?”


“还能如何,大人交代了不留活口,动手吧。”


见领头人都这么说了,众人纷纷挥剑欲刺,而同一时间凛雪鸦也时刻关注着这些人,打算一击全灭对方,见人打算动手,正要出手之时发现围在自己身边的人突然变得一动不动,勉力抬头看去,才意识到不只是那些人,周围的一切都一动不动,就好似时间停止了一般。


“不用看了,他们被我停止了时间而已。”一个声音从凛雪鸦身侧传来, 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一位身穿蓝衣头顶蓝帽的男子站立在自己身边。只听男子继续开口说道:“真是抱歉,要不是出发时被一只烦人的狗崽给耽误了,也不会让你变得这么狼狈,时间差不多了我带你离开。”


“你就是.....那位阁下说的人?你要....带我去...去哪儿?我必须要去...见....”见危机解除,凛雪鸦卸下心神之时,再也不能抵挡倦意,费力地轻声抗拒对方想要带走自己的行为,但这次真的已无能为力。倦意袭来,唯一能做到的只有闭合上双眼,和口中吐出轻不可听闻的“无生....”两字。


看着完全昏睡过去的人,饮岁也是无奈,“又要做苦力,之前替素还真拉动日冕,现在还要背人回时间城,我到底倒什么霉了。”虽然心中十分不情愿,但饮岁还是认命地背着人离开。


一声清脆的响指声过后,留给追杀之人的只有染着血的烟月,凛雪鸦早已不见踪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