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茶色

倒带小小番外4——七夕篇

迟来的七夕贺文,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只喜欢腻歪,这个锅我背了(///ˊㅿˋ///)

############################

在一切都结束之后的一个七夕节,心结已了的凛雪鸦难得止住了寻找下一个目标的想法, 拉着杀无生四处云游,小日子过得难得安逸悠闲无人打扰。这一天两人来到一处一城镇,刚一入城便发现城中居民百姓都似乎很忙碌的样子。

凛雪鸦一边走一边来回看了看,对着身边的杀无生问道:“无生,这场景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听到对方的询问,杀无生心中暗自算了算日子 ,“今天应该是七月初七了,会这么热闹也是正常。”

“嗯?这么快又到七夕了。”凛雪鸦忍不住有些感叹时间过得真是快,“距离我们上一次一起过七夕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呢,无生。”

听到凛雪鸦的话语,杀无生突然停下脚步,像是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微微皱眉,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无生怎么了?”发现身边突然没了人影,连忙转身看去,见人呆立在一边,脸色不太好的样子,便伸手在人眼前晃晃,想让人回过神来。

“啊......没事,掠我们先找地方住下来休息吧。”回过神来的杀无生怕凛雪鸦继续追问,连忙扯开话题。

看了看对方明显的企图,凛雪鸦也不反对,点头应下,在山林间行走多日想要找张床躺下的欲望浓郁不少。“嗯?好吧。”

##################

拉着人在城镇中转悠半天,凛雪鸦总算是找到一间让自己满意的客栈,在杀无生成功将客栈的住户吓跑之后,凛雪鸦摇摇头轻笑一声,拉着杀无生找了一间没人住过的上房住下。

简单得梳洗一番,凛雪鸦便慵懒地半躺在床上,抽出腰间的烟管点燃了抽了起来,反倒是将杀无生冷落在一边。

“掠......”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凛雪鸦,伸手便抢去对方手中烟管并掐灭,“掠怎么了?”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才对吧,方才无生在想什么?”被人夺去烟管凛雪鸦也不恼,对杀无生的问题充耳不闻,转而反问起对方。

面对凛雪鸦的反问,杀无生便知道自己不回答,对方是不会甘休的,只好据实回答,“不过是想起之前那一年的事情罢了,并没什么。”

“无生......”听对方提起自己在时间城的那一年,心中略感歉疚,坐起身来,伸手搂着人脖子靠对方身上。“我已经回来了,不要再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伸手覆上对方双眼,凑到对方耳边轻声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无生,否则你总是想起,我看着,心里可是难受的紧呢,无生舍得吗?”

“不舍得。”耳边传来对方的话语,杀无生倒是如实说出自己的想法。

“那就不许再想了。”看似霸道的话语,实际却透露出凛雪鸦的担忧,自己不在的时间里,带给对方的痛苦自己能够想象的出来,就算出发点本就是为了对方好,但该有的伤害终是没有办法磨灭,“嗯~无生,难得的节日不如我们去兔儿神的世界转转吧,就当是对之前无法陪在无生身边的补偿,如何?”

面对凛雪鸦的提议,杀无生自是不会拒绝,直接点头答应,“好。”

####################

“啊~果然还是这里的气氛让人喜欢。”再次来到镜像世界,映入眼帘的便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城市,恰巧又是七夕佳节,周围到处都是结伴而行的同性情侣,整个城市都充斥着恋爱的气息。

即便是杀无生也不得不承认,感受着这里淳朴和谐的氛围自己的情绪也因此变得愉快了不少,轻松了不少,在这里,没有没完没了的寻仇追杀,没有世俗的异样眼光,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

毫无顾忌的牵起杀无生的手,凛雪鸦拉着对方就往热闹的人群里钻。

“掠,这是要去哪里?”跟着人钻入人群,杀无生有些茫然。

“去哪里?当然是逛市集啊,今天可是七夕诶。”凛雪鸦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上一次来因为搞不清状况,我们都没有好好感受感受节日的氛围,这一次没有任何困扰因素,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会,严格来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单纯的只是和无生一起过节呢。”

面对凛雪鸦如此说辞,杀无生自然也不好拒绝,看着周围的人群,没有惧怕,没有转身而逃,即使早就明白原因,但杀无生的心情变得比平时更加好了不少,索性依着凛雪鸦好好享受一番节日的气氛也不错。

将对方短暂的变化看在眼里,凛雪鸦心情愉悦的拉着人四处游走,光顾着周围一个个感到有趣的小摊位,看到一些新奇好玩的东西也不吝啬的买下来。

“掠,你也会对这些小玩意感兴趣吗?”杀无生看着对方买的一堆小东西感到神奇。

“嘛~偶尔偶尔,无生就没有看中的东西吗?”

“并没。”

“这样啊......”两人一边交谈着一边继续游逛,看到街边的摊位放着一个个有趣的面具,凛雪鸦看着身边许多人都带着,突然一时兴起,拉着人走过去挑了两个面具,随意的扣在自己和杀无生脑袋上。

“掠,为什么要带这个?”将脸上的面具转到一边,杀无生有些不解的询问。

“我看好多人都带着,入乡随俗嘛,我可是特地挑了一对的,无生给我好好戴着才行。”

“好吧,”虽然觉得有些幼稚,但听凛雪鸦如此解说,杀无生自然也不会拒绝对方。

见人老实地带着面具,凛雪鸦这才满意的继续前行,偶尔看到街边的小点心,有些嘴馋的买了几个自己喜欢的口味打包带走,一边取一个塞嘴里,一边继续逛,“嗯~没有无生做的好吃。”将咬了一半的点心转手塞杀无生嘴里,有些失望地抱怨了一句。

“唔!”被人突然塞了一嘴的点心,杀无生无奈的吃了下去,听到对方的抱怨心里觉得好笑又得意,直接拿过对方手里剩下的几块点心,好心地替人解决,“不好吃就别吃了,回去我给你做。”

“嗯哼,那我可记下了,无生不许忘啊。”

“嗯。”

逛着逛着两人便走到了集市的尽头,往远处看去,只见前方聚集着许多人不知在做什么。

“嗯?”正好逛得有些腻味了,看到前方的情景凛雪鸦又来了性质,拉着人便快步往前走。“哎呀呀,原来是在放河灯啊。”

走近一看,人群驻足之处正是一条河流,不少人正在河边放河灯。看着河面上各式各样被点亮的河灯,随波逐流,在夜色的陪衬下煞是好看。

“嗯?”

见身边人有些不解,于是凛雪鸦开口解释道:“七夕节上放河灯也是一项习俗吧,据说相爱的两人,一人在上游放河灯,一人在下游接河灯,若是正好接到正确的河灯,那就说明两人有缘。同时对于还未有伴的年轻人,也是一次结缘的好时机。”

“这么多河灯,若真是结伴之人来试,能接到正确的很难吧。”

“所以才说能看出两人缘分够不够,当然啦聪明的人自然知道要怎么作弊,没脑子的嘛就只能纯靠运气了。”

“掠感兴趣?”

“嗯~这嘛......”看着眼前的景象沉思片刻,凛雪鸦才回答对方,“反正都来了,而且我也从来没试过,不如玩玩?我倒是有些好奇被兔儿神庇佑的我们,缘分到底有多深厚。”走到一边卖河灯的摊位,挑了一个合心意的河灯。“无生,你放还是我放?”

“随你吧。”

“那无生去接吧,我走累了不想动,一会儿接到河灯回来找我吧。”

“好。”低头仔细看了眼对方手中的河灯,杀无生转身向下游走去。

见人离开,凛雪鸦拿出纸笔,在纸条上写了写,而后折叠好放在河灯内,将其缓缓放入河中,看着它缓缓飘向下游。心想着杀无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回来,凛雪鸦看着周围有些吵闹的环境,沿着河边走了一段,寻了个人少的地方,靠着一边的树干坐下,等着杀无生回来找自己。

另一边杀无生看着河面上数不清的河灯,突然有些紧张。【这么多的河灯,哪个才是掠的,真是会给人出难题啊。】杀无生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来接河灯了,“早知道让掠来了,他总归不会选错。”

来到下游边,看着一盏盏河灯,杀无生努力辨认,最后纠结了半天,还是全凭着心中的预感选了一盏河灯拿起,而后回上游去。

结果回到离开时的地方却没有看到凛雪鸦,杀无生没来由地内心一紧,看着周围热闹的环境,仔细一想,猜到对方怕是嫌吵闹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待着了,于是任命地沿着河边寻找。

“啊~无生你好慢,我等着都快睡着了。”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杀无生,凛雪鸦先发制人开口抱怨起来。

“明明就是掠你随便乱跑,害我还要找人,才慢了。”

“就算换个地方,无生不还是找到了嘛。我自然是相信无生对我的了解,才好走开的呦。”

“掠~!”被凛雪鸦满眼的信任的神情,杀无生也只能郁闷的唤一声。

“哈!我就喜欢无生对着我毫无办法的样子。”满脸笑意地看着对方,“不过无生,你不打算看看有没有接对河灯吗?”

听对方这么一说,杀无生才想起手中拿着的河灯,踟蹰了一下,伸手将河灯递给凛雪鸦,“掠,你来看吧。”

“无生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见对方挨着自己坐下低头不语,忍不住开口调侃一番。

“……”

“好吧,我看就我看。”伸手取下河灯内的字条,凛雪鸦打开看了看。

【啧啧,看来方才的准备已经没必要了。】

看着凛雪鸦略微皱着的双眉,杀无生突然感到紧张起来,“掠,我选对了吗?”

“这嘛~”故作停顿,凛雪鸦转头盯着杀无生看了许久,看得对方紧张的额头都沁出薄汗来,伸手替人擦了擦,才好心地开口回答,“看把你紧张的,无生你自己看吧。”说着将字条塞人手里。

杀无生低头看了看,只见纸条上工整地写了这么一句:

【鸣凤绝杀是个偷心贼。(^_^) 】

“掠!!!”虽然选对了河灯让杀无生感到开心,但是面对这调笑的语句,让人又有些气恼。

“嗯哼,无生觉得我会写什么?”看着对方有些羞恼的神情,凛雪鸦才好心地提醒一句,“好了,不逗你了,无生再仔细看看。”

“?”听着对方的提醒,杀无生低头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字:

【愿与无生相守一生——凛雪鸦】

“哼,这还差不多。”努力压下欲翘起的嘴角,杀无生才小声嘀咕了一句。

凛雪鸦拿着烟管戳了戳对方嘴角,有些好笑的看着杀无生,“无生明明心里就很高兴,嘴硬什么呢。”

“哼!”将手中字条折叠好并收起来。

凛雪鸦看着对方的小动作,也不阻止,抬头看看天,拉着人站起身,“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找家客栈住宿吧,无生。”

“嗯。”

两人又沿着集市往回走,趁着杀无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凛雪鸦动了动手,一张纸条被丢在了地上,清风徐徐,掉落在地的纸条被风吹上天空,纸条随风飘荡,渐渐展开,若是杀无生能注意到,便会发现纸条上的内容和自己方才看到的一模一样。

看着身边之人,凛雪鸦在心中感叹【所以说我和无生之间缘分匪浅啊】

###################

两人来到当初留宿的客栈,要了间上房住了下来。

“无生,怎么还不休息?”洗漱完毕,仅穿着单薄里衣的凛雪鸦从后抱住杀无生。

腰间被人双手抱住,杀无生也没有丝毫反应,凛雪鸦之于他自己早已是最信任的人,不会再有什么防备之举。转过身来回抱住凛雪鸦,呼吸之间都是对方的气息,让杀无生有些沉醉。“在等掠。”

“等我?无生要等我做什么?”笑容满面的看着对方,一步一步退回床边,眼中的情欲毫无遮掩的意思。

相拥着倒入床铺,已经无需多言,早已将彼此了解透彻的双方,自然而然地遵循着心中最原始的欲望,交缠在一起。

夜还很长……

##################

拉灯_(:з」∠)_

倒带65【全】

################


次日,凛雪鸦不知为何突然有些一时技痒,独自外出做老本行去了,杀无生本想跟去但奈何自己走到哪儿,人都会被吓跑,根本不给凛雪鸦动手的机会,只好留在客栈,让自家爱人自己出去玩个够。


“唉...”习惯了身边有个人,突然一个人呆着让杀无生很不习惯,凛雪鸦才没走多久,就已经开始想人了。正当杀无生想的出神之时,杀手的本能让他感受到了威胁,与此同时屋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嗯?”凛雪鸦的脚步声速来轻快,此时这沉稳的脚步声自然不可能是对方的。而从屋外传来的隐隐压迫感,让杀无生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谁?”


房门被对方内力推开,随之而来的是杀无生再熟悉不过的人,“是你!”


“多年不见,连声师傅都不叫了吗?”在见到杀无生之前,铁笛仙还有些不相信鸣凤绝杀真的就是杀无生,然而世事如棋,对方还真的就是。


“我记得我已叛出师门了。”


“就算叛出师门,那也只是师门,我记得我还是你的养父吧。”


“......”面对对方的逼迫,杀无生沉默了半天,才不情愿的轻轻吐出‘师傅’两个字,要让自己喊对方父亲那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固执,真是不敢相信你也会有留人性命的一天。昨天的那些参赛者,都是你做的?”


“是又如何,你这是打算来兴师问罪吗?”


“兴师问罪?”铁笛仙饶有意味得看着眼前严阵以待的杀无生,“你又没有杀人,我有什么好兴师问罪的,况且本就是他们实力不济,与我何干。”


“那你到底想要来做什么?”


“我只是听属下报告听说鸣凤绝杀有可能是你,所以过来确认罢了。”铁笛仙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对方,“我真没想到你会对剑英会感兴趣,而且竟然还改名换姓,怎么,厌倦了剑鬼的凶名打算改邪归正了吗?”


“我想做什么不需要你管,既然已经确认了,你可以走了。”


“我才刚来,这就想赶我走了,难道你这里有什么是不能让我看到的吗?”铁笛仙无比淡定地挨着桌子坐了下来,一点都不见外地给自己倒杯茶,就这么坐着打量起眼前许久不见的徒弟。“你看起来变了很多。”


“没有....你想多了。”杀无生有些不耐烦的反驳,看着眼前明显不想走的铁笛仙,心中暗想着凛雪鸦应该没有那么快回来,于是暂时放下心来,跟着坐下。


“不用否认,你是我养大的,我还看不出来?你比从前更有人气了。从前的你除了练剑对其他的事情漠不关心,整日冷着个脸,死气沉沉的样子,别人说两句你也不会给个回应,但现在明显就不同了。”


“这与你何干?”


感受到杀无生的冷漠,铁笛仙一点都没有恼怒,自己的徒弟什么性子自己还是很清楚的,依旧自顾自说下去,“你叛出师门之后,在江湖上凶名大噪的那一刻起,我就在想,你这一生的道路大概只能在不断地杀戮中度过了,直到有一天你会败在强者的手中以此收场。”铁笛仙拿起手中的杯子,喝了口水接着道,“但现在我改变想法了,你变了不少。我很好奇,固执如你,到底是什么人用什么办法让你改变了?”


面对铁笛仙的询问,杀无生有些诧异,“你怎么就知道是有人让我改变,而不是我自己想要改变?”


“哈哈哈!”听到杀无生的话语,铁笛仙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就你这注意力一次只能集中在一件事上的脑子,除了剑道还能想别的?没有外力因素,你要改变不可能。”


对于铁笛仙斩钉截铁的说辞,杀无生选择默认,毕竟是将自己抚养成人的师傅,自然对自己了解透彻。被对方这样一说,杀无生忍不住想起凛雪鸦,仔细想来,自从和对方在一起,自己真的改变了很多。


“啧啧,杀无生....你该不会...是有喜欢的姑娘了吧?”看着有些一边有些出神的杀无生,铁笛仙有些不确定的问出口。


“你在乱说什么!”


“你敢说刚才片刻的失神不是在想什么人?”


听到铁笛仙的问话,杀无生脸上冷漠的表情隐隐有破裂的迹象,“果然年级越大,脑子也越不好使,你这是什么胡乱的猜测。”


“本来只是猜测,但看你这反映,我看八成是猜对了。”


“荒唐!”冷不丁地站起身来,杀无生的耐心已经告罄了,随即开口下逐客令,“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可以走了。”


“有喜欢的姑娘很正常,有必要反应这么大吗?”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


“有没有你觉得我查不出来吗?”铁笛仙倒是满脸的笃定,不过看着对方越发不好的脸色,也不打算再说下去,没必要真把人惹急了,于是也不打算多留,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当走到房门口时,铁笛仙突然停住脚步,回问了一句,“杀无生,你对剑道的理解依旧还是坚持原来的想法吗?”


“......”


等待许久也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正当铁笛仙打算放弃继续等待答案,迈步离开之际,身后才迟迟传来杀无生的回答,“或许我当初的想法并不完全成熟。”


“哈!是吗......”不再多言,铁笛仙便直径离开了客栈。


##############################


在外十足过了一把手瘾的凛雪鸦拿着一个鼓鼓的包袱回到客栈。“无生~我回来了!”谁知刚走进客房,便发现有些不寻常的地方。看着桌上被用过的茶杯,又看看对自己欲言又止的杀无生,便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无生,我不在的时候有人来了?”


“......嗯。”


“那让我猜猜来的人是不是铁笛仙?”虽说是猜测,但凛雪鸦却是满脸的笃定。


杀无生眼神中微微透露出诧异的神情,“掠怎么知道?”


“这有什么难猜的。”凛雪鸦耸耸肩,走到杀无生身边坐下,将手中的包袱丢给杀无生,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一口继续说,“除了我,无生在这个地方熟识之人也就只有你的师傅铁笛仙了,最多再加上几个仇家。但是能够在你面前相安无事的坐下来喝水的总不可能是仇家吧,我说的对不对。”


“什么都瞒不过你,掠。”


“这有什么好隐瞒的,无生是因为什么而感到为难了?”伸手摸摸对方脸颊,凛雪鸦有些奇怪,“是铁笛仙说了什么让你困扰的话了吗?”


“他说我有喜欢的......姑娘了.......”


“啊呀呀~那真可惜了,我可不是什么姑娘呢。”听着杀无生的言语,凛雪鸦就猜到对方因何而感到为难,"无生是怕他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


“不说话,算是默认了吗?”侧身靠在对方身上,凛雪鸦抽出腰间的烟管抽了起来,片刻之后才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虽然这么问不太好,不过无生,若是有一天你的师傅对我有恶意或者说想要杀我,你会怎么做?”


“嗯?”转过头来,看着身边的人,杀无生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何突然这么问,“掠?”


“回答我,无生,我很好奇答案呢。”与对方四目相对,含笑的眉眼看起来就像是在说什么有趣的事一般,脸上没有一点严肃的神情。


“不管是谁,只要对掠有伤害,都是我的敌人,都该杀!”


“哈!既然如此,无生还有什么担心的。”凛雪鸦伸手拍抚对方后背,调笑的语气,像是在告诉杀无生完全没有必要想太多,他担忧的事情从一开始就都不是问题。


“嗯...”正想伸手回抱住对方,杀无生才想起来怀里被凛雪鸦扔给自己的包袱,将其放在桌上打开,“掠,你怎么偷了这么多东西?你出去也没多久吧?”


“我可是掠风窃尘呦,偷个东西有什么困难的。”凛雪鸦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一点都不觉得偷东西有什么丢人的,“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都不用愁没钱花了,我拿了一点碎银放在身边,这些无生替我收着吧。”


“掠自己收着不就好了,为什么全给我?既然是盗贼应该有专门收藏东西的地方吧?”看着桌上一堆的东西,杀无生看着觉得晃眼睛。


“无生,你这算是变相的在问我藏私房钱的地方吗?”


“呃...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到凛雪鸦突然的提问,杀无生一时感到无措连忙摇头示意。


“我只是开玩笑嘛,无生反应这么大做什么,况且我也没打算隐瞒啊,正巧在这里就有一处,等明天的海选结束,我带无生去瞧瞧吧。”


听凛雪鸦这么一提及,杀无生也有些感兴趣,见对方愿意告知自己藏东西的地方,更是感到高兴,于是也不退却,点头答应,“好。”


#########################


倒带65【上】

################

次日,凛雪鸦不知为何突然有些一时技痒,独自外出做老本行去了,杀无生本想跟去但奈何自己走到哪儿,人都会被吓跑,根本不给凛雪鸦动手的机会,无奈只好留在客栈,让自家爱人自己出去玩个够。

“唉...”习惯了身边有个人,突然一个人呆着让杀无生很不习惯,凛雪鸦才没走多久,就已经开始想人了。正当杀无生想的出神之时,杀手的本能让他感受到了威胁,与此同时屋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嗯?”凛雪鸦的脚步声速来轻快,此时这沉稳的脚步声自然不可能是对方的。而从屋外传来的隐隐压迫感,让杀无生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谁?”

房门被对方内力推开,随之而来的是杀无生再熟悉不过的人,“是你!”

“多年不见,连声师傅都不叫了吗?”在见到杀无生之前,铁笛仙还有些不相信鸣凤绝杀真的就是杀无生,然而世事如棋,对方还真的就是。

“我记得我已叛出师门了。”

“就算叛出师门,那也只是师门,我记得我还是你的养父吧。”

“......”面对对方的逼迫,杀无生沉默了半天,才不情愿的轻轻吐出‘师傅’两个字,要让自己喊对方父亲那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固执,真是不敢相信你也会有留人性命的一天。昨天的那些参赛者,都是你做的?”

“是又如何,你这是打算来兴师问罪吗?”

“兴师问罪?”铁笛仙饶有意味得看着眼前严阵以待的杀无生,“你又没有杀人,我有什么好兴师问罪的,况且本就是他们实力不济,与我何干。”

“那你到底想要来做什么?”

“我只是听属下报告听说鸣凤绝杀有可能是你,所以过来确认罢了。”铁笛仙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对方,“我真没想到你会对剑英会感兴趣,而且竟然还改名换姓,怎么,厌倦了剑鬼的凶名打算改邪归正了吗?”

“我想做什么不需要你管,既然已经确认了,你可以走了。”

“我才刚来,这就想赶我走了,难道你这里有什么是不能让我看到的吗?”铁笛仙无比淡定地挨着桌子坐了下来,一点都不见外地给自己倒杯茶,就这么坐着打量起眼前许久不见的徒弟。“你看起来变了很多。”

“没有....你想多了。”杀无生有些不耐烦的反驳,看着眼前明显不想走的铁笛仙,心中暗想着凛雪鸦应该没有那么快回来,于是暂时放下心来,跟着坐下。

“不用否认,你是我养大的,我还看不出来?你比从前更有人气了。从前的你除了练剑对其他的事情漠不关心,整日冷着个脸,死气沉沉的样子,别人说两句你也不会给个回应,但现在明显就不同了。”

“这与你何干?”

感受到杀无生的冷漠,铁笛仙一点都没有恼怒,自己的徒弟什么性子自己还是很清楚的,依旧自顾自说下去,“你叛出师门之后,在江湖上凶名大噪的那一刻起,我就在想,你这一生的道路大概只能在不断地杀戮中度过了,直到有一天你会败在强者的手中以此收场。”铁笛仙拿起手中的杯子,喝了口水接着道,“但现在我改变想法了,你变了不少。我很好奇,固执如你,到底是什么人用什么办法让你改变了?”

面对铁笛仙的询问,杀无生有些诧异,“你怎么就知道是有人让我改变,而不是我自己想要改变?”

“哈哈哈!”听到杀无生的话语,铁笛仙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就你这注意力一次只能集中在一件事上的脑子,除了剑道还能想别的?没有外力因素,你要改变不可能。”

对于铁笛仙斩钉截铁的说辞,杀无生选择默认,毕竟是将自己抚养成人的师傅,自然对自己了解透彻。被对方这样一说,杀无生忍不住想起凛雪鸦,仔细想来,自从和对方在一起,自己真的改变了很多。

“啧啧,杀无生....你该不会...是有喜欢的姑娘了吧?”铁笛仙有些不确定的问出口。

竟然说内容有问题,气鼓鼓

最近更新有点慢啊,还有人喵

突然发现粉丝破百了【_(:з」∠)_】诶嘿嘿,感谢支持

倒带63【下】

#################


当杀无生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的傍晚,刚从睡眠中醒来的意识还有些迷茫,待完全清醒过来时连忙慌张的起身向身边看去,“掠!”


“我在呢,无生。”听到杀无生急切的叫唤,凛雪鸦连忙开口回应。“这一觉你可睡得真久,看来之前我沉睡的几天把你给累坏了。”


看到依旧精神奕奕的凛雪鸦,杀无生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下来,伸手将人抱住。“掠,你没事了?”


“我当然没事,看来之前的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我想之后应该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无生,这下你可以安心了吧。”伸手替人理理额前的短发,倾身凑近,在对方唇边落下一个吻。


“希望如此吧。”即使凛雪鸦这么说了,但杀无生还是无法完全放下心来。“掠,关于剑英会,我......”


“嗯?”凛雪鸦有些奇怪杀无生怎么会突然提起剑英会这件事,“无生想说什么?”


杀无生有些踟蹰的看着对方,最后还是开了口,“我......我想去参加剑英会的比斗。”


听到杀无生的话,凛雪鸦心中没来由的漏跳半拍,“无生,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我......”对于凛雪鸦的问题,杀无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皱着双眉努力想要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见此情况,凛雪鸦伸手捂住杀无生的嘴,一脸认真的看着对方。“无生,不要骗我。”如此情形,本就不善言辞的杀无生更是没了办法,最后犹豫半天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你昏睡的那几天里,我的脑海中就总是浮现这样的想法,就好像我本就应该要去参加。再到后来,我脑海中就会时不时跑出这一种想法:如果想要掠你醒来,我就一定要去才加剑英会。就在昨天,我在想如果我去参加就能让你醒来,那要我去参加也没关系,然后掠你真的就醒了。”杀无生有些不安的看着凛雪鸦,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解释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但是关系到凛雪鸦的安危,容不得他不相信。“掠,我知道这很荒唐,但是......我们去吧。”


看着眼前沉默不语的凛雪鸦,杀无生没来由的紧张,他深怕凛雪鸦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解释,或者说不愿意去尝试,那自己又要怎么说服对方。


“无生...”看着眼前满眼担心又紧张的杀无生,凛雪鸦伸手回抱住对方,“如果这能让无生感到安心,那就去参加也无妨。”双手贴敷在杀无生后背,轻缓有序的拍抚,试图缓解对方过分紧张忧虑的情绪。


“掠.....你不觉得我说的很奇怪吗?”


“但无生并没有欺骗我不是吗?”凛雪鸦一脸理所当然的回问。


“嗯。”


“那就这么决定了,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剑英会。”凛雪鸦看着因自己的决定而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杀无生,眼珠子转转,笑眯眯的看着对方,“无生既然要参加,那可要认真比试,要是不能成为最后的胜者可就丢人了呦。”


虽然知道对方在和自己开玩笑,但杀无生还是没好气的瞪了凛雪鸦一眼,“怎么可能,最后的胜者一定是我。”


“阿拉,那无生可要好好表现,我可是很期待呢,无生成为胜者的那一刻。”


“掠,你就等着吧。”


看着已经恢复过来的杀无生,凛雪鸦这才放下心来。【果然还是逃不掉吗?不过至少过程可以随我来......那就让我改写历史吧,改变那悲伤的结局。】


####################


“哎呀呀,真不愧是四年一度的剑英会,参加的人还真是不少啊。”看着眼前长长的报名队伍,凛雪鸦看着也免不了开口抱怨一句,“照这样下去,这队伍要排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周围吵杂的环境,让对方听着有些心烦。


“很快就好了。”杀无生一边开口安抚凛雪鸦,一边暗运功体,只见背后的凤啼双声纷纷出鞘露出部分剑身,两道凌冽的剑气射出,直冲两人身前长长的队伍而去。顿时遍地哀嚎,修为不精的剑客纷纷倒地不起,只有零散的几个快速反应过来,侧身避开了剑气。杀无生对此权当没看见,一脸淡定的拉着凛雪鸦越过倒地不起人群,来到了报名的摊位前。


报名摊位前的执行人员,也被杀无生刚才的表现被吓了一跳,同时也被对方身上浓厚的杀气震慑到了,一时也不敢对其发起责难。正当杀无生打算写下自己的名字,完成报名的步骤时,却被凛雪鸦制止了。


“无生让我来。”伸手拿过杀无生手中的毛笔,凛雪鸦在报名册上工工整整的写下四个字,看着一旁的杀无生直皱眉。“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这嘛,回去再解释。”见凛雪鸦对着自己满脸笑意,杀无生一点指责抱怨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随了对方的意。


“听说报名还需要测试参赛者的实力,不知......”凛雪鸦看着眼前的执行人员,话中的意思十分的明显了。


“不...不需要了,这样就可以了。”


“嗯~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无生走吧。”看着识时务的执行人员,凛雪鸦冲着人笑了笑表示十分满意对方的答案,拉着有些不愉的杀无生转身离开。


行至半途,杀无生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掠,不许冲别人笑。”


“哉啦哉啦,无生真是霸道。”有些好笑的看着身边又吃起醋来的爱人,凛雪鸦话语中略带抱怨,但实际心里正偷乐着呢。


#######################


倒带63(上)

#################


“我睡了……十天?”


虽然在做下决定的时候凛雪鸦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代价来的如此之快。看着眼前情绪快要失控的杀无生,凛雪鸦暂时停止了对这件事的思考,优先想办法缓和对方的情绪。


“无生,我没事,你先冷静下来。”伸手抱着杀无生,轻拍其后背,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抱歉,我没想到竟然一觉就睡这么久,抱歉,抱歉...”


感受到后背轻缓有序的拍抚,耳边传来熟悉又带有愧疚的话语,杀无生这才真正意识到眼前的凛雪鸦真的醒过来了,不会再像之前的几天那样怎么叫也叫不醒,怎么唤都没反应。“掠......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昏睡那么久,我差点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大概这是想让我将之前在另一个世界缺少的觉给补回来吧。”凛雪鸦半开玩笑的回答道,试图让杀无生能够放下心来。


听到凛雪鸦的回复,杀无生松开对方,与其四目相对,企图从他的眼神中确认对方所给出的答案所包含的真实性有多少。


“无生?”凛雪鸦知道对方并不怎么相信自己给出的解释,心中暗叹一口气。“无生,我知道我给你的答案根本没有什么依据,但是现在我也只能想出这个解释了。”伸手抚上对方略显消瘦憔悴的脸庞,心疼的来回轻抚。“我不会让自己永远一睡不醒的,无生我不会,相信我!”


看着对方坚定的眼神,杀无生就算依旧感到后怕,但还是点点头表示信任。“这样的情况我不想再体验第二次,掠...”


平缓的语气却让凛雪鸦感受到对方心中深深的不安,“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无生,我保证。”指腹来回磨磋对方泛青的下眼睑,心中懊恼非常。“无生,这几天怕是一直守着我都没有好好休息吧。”


“我...”看着凛雪鸦懊恼的神情,让杀无生一时不知是否应该直接承认,毕竟他知道自己的答案会让对方更加心感愧疚,这不是杀无生想看到的。“我只是怕我睡着了,你会...会...唔!”


温润的双唇堵住了杀无生想要说又说不出口的话,交织在一起的呼吸,纠缠在一处的唇舌,才是最好的安慰良方。


“唔...掠!”


“哈~”略微轻喘,凛雪鸦一脸淡定地退出,看着对方有些泛红的脸颊、气息杂乱的呼吸,有意无意的调笑,“无生,不行啊`”


“掠,偷袭,不算!”


“哈!无生~你说不算没用,我说的才有效。”拉着人躺倒在床铺中,侧身紧挨着对方躺下,手肘支撑着上身低头看着对方,伸手覆上杀无生的双眼。


“掠?”


“无生,你该好好休息了。”


伸手握住凛雪鸦覆在双眼之上的手,轻轻移开,硬撑着精神,疲惫地看着对方,“掠,我不累。”


“无生,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保证我会保持清醒,陪在你身边,等着你醒来。我发誓!”伸手握着对方因练剑而布满茧子的手,与之十指相扣。


杀无生盯着身边的凛雪鸦看了许久,最后算是妥协的闭上了双眼。听着对方平缓的呼吸声,凛雪鸦知道身边的人是真的睡了过去,看着杀无生平静的睡颜,脑中思绪再次转移到了自身的问题上。


【只是决定不去剑英会,便一下子毫无征兆地睡了十天,要是继续保持这个决定,只怕对方说的永远都不会醒来还真的会发生。这样看来剑英会不去是不行了.....真是让人头疼,要怎么才能让无生改变主意的同时又不会让他察觉到不对经的地方呢,哎......】


#################


倒带62【下】

我来补全下文了

###########################


“无生!好了没有好饿啊~”依靠在厨房门口,凛雪鸦有些新奇地看着正在做饭的杀无生。回想了一下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光,自己还真没机会像这样看对方做饭的样子,通常自己起来对方都已经把吃的准备好端到自己面前了。


听到身后的响声,杀无生转过身来便看到只简单披着一件外衣的凛雪鸦,忍不住皱了皱眉,“掠,你怎么就这样出来了,去把衣服穿好。”


“有什么关系,反正这里只有我们两人,又不会有人看到。”走上前从后将人抱住,头枕在对方肩侧,凛雪鸦满脸的不在意,看着杀无生依旧有些不赞同的样子,坏心眼的启唇含咬住着近在眼前的耳朵。


“!!!”突然地偷袭,让没有防备的杀无生打了个机灵,差点把手里的做饭工具扔地上。“掠!嘴巴松开!”


察觉到对方僵硬的状态,凛雪鸦觉得为了自己的肚子,还是暂时不要挑逗太超过好了,伸舌快速滑过耳廓,便主动松开了嘴。“无生要不要反应那么大。”


“再说你就准备饿肚子吧。”冲着人看似恶狠狠的警告了一句,转头继续专心锅里的食物。


“真凶.....”小声嘀咕一句,凛雪鸦也不再捣乱,闻着锅里飘散出来的香味,忽然觉得自己更饿了。“无生还要多久啊?”


“马上就好了。”转身取过一边的瓷碗,将锅里的食物盛入其中,“走吧,回房去。”


“嗯。”


##########################


待两人享用完吃食之后,凛雪鸦一脸满足的揉揉肚子,慵懒的靠在杀无生身上,点燃烟管,悠然自得的一口一口抽着,一副自在享受的样子。


杀无生看着对方如此享受的模样,心情也变得更加愉快,伸手将人揽入怀,低头看着对方,有些犹豫的开口,“掠......”


“嗯?无生有话要说?”用烟管戳了戳对方胸口,凛雪鸦基本猜到对方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掠,我们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说想要让我去参加剑英会吗?” 


“嗯~不是我想无生去参加,我只是问问无生有没有兴趣,并没有强制要求你去。”


“?”杀无生有些不解,“但我觉得,如果掠不想我去,就不会提出这件事了。真的随我?”


听着对方的疑问,凛雪鸦暗自感叹杀无生对自己的了解,只不过......“真的随你,我也只是随便一提罢了,真的!”


“既然如此,那我想还是算了吧。”一边回答,一边仔细盯着凛雪鸦的双眼看,见对方眼中并没有因自己的拒绝产生任何变化,杀无生才放下心来,继续解释,“剑英会这种争夺剑圣名誉的比斗不适合我,我也不感兴趣。”


“既然无生不想去,那我们就不去了。”伸手摸了摸对方脸颊,让人不用介怀,“那么无生不如想想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对于凛雪鸦的问题,杀无生一时有些犯难,对他自己来说去哪里并没有什么差别,关键还是凛雪鸦想去哪儿比较重要,“这个问题,掠你自己决定就好了,只要你在,去哪里对我来说都好。”


“嗯~这话听着真让人高兴。”伸手环住杀无生脖子,直起身来,吻上对方。


###########################


“掠!掠!”


“唔....无生别吵!”本来睡得正香的凛雪鸦,被耳边传来的呼唤声吵得心情暴躁,迷迷糊糊之间,忍不住开口制止。“再让我睡一会....”


本以为自己都开口了,杀无生会让自己再继续休息,结果却传来对方更加急促的催促。“快醒来!掠,不要再睡了,快醒过来!”


或许是听出了杀无生话语中的焦虑,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凛雪鸦还是勉强睁开了沉重的双眼,抬头看去,杀无生的身影看着还有些模糊,忍不住伸手揉揉眼睛。“无生......怎么了,我只是睡个午觉,干嘛吵醒我。”


“掠,你终于醒了!”再三确认,看到确实是醒过来的凛雪鸦,杀无生激动地将人紧紧抱住,就像是深怕对方突然消失一样。


两人紧贴在一起的身躯,让凛雪鸦清楚地感受到对方激烈有力的心跳声,同时也隐隐有些不好的猜想。“无生,你先放开,你抱的太用力了。”伸手将人推开一点,待看清楚对方的面貌,凛雪鸦也是惊了一下。不过半天时间,杀无生此时的状态就变得非常糟糕,明显是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的样子,这让凛雪鸦想起当初刚到八仙楼时,杀无生那糟糕的状态。


“无生....你怎么了?”


““掠,你已经.......睡了十天了!”


########################


倒带62(未完)

我回来啦,上周末重感冒,现在才好,导致一直没精力更新,真是不好意思


#####################


沉睡的意识逐渐苏醒,睁开惺忪的睡眼,凛雪鸦发现自己此时正被杀无生圈在怀里。微微抬头看了看窗外,此时正是艳阳高照,日上三竿之时。


感觉到怀里的动静,本就只是闭目养神的杀无生立刻睁开双眼,看向怀里的人。“掠,你醒了。”抬手替人撩开额前凌乱的碎发。


“无生,难得看到你也有赖床的时候啊。”握住额前为自己整理头发的手,贴着脸庞眷恋的蹭蹭。“要不是外面高照的艳阳,我还以为是我醒的太早。”


看着眼前精神奕奕的凛雪鸦,让杀无生松了一口气。“你昨晚一直都睡不安稳,后来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我怕起身又会吵醒你,所以就没起来。掠,昨晚你到底怎么了?”


“无生,我昨晚不是说了吗,只是一个噩梦罢了。”翻身趴在杀无生身上,双手交叠着放在对方胸口,下巴抵在手臂之上,看着近在咫尺的杀无生,凛雪鸦依旧还是那番说辞。


“好端端的怎么就会做噩梦了呢。”杀无生还是有些不放心,想要追问清楚。“从相遇到至今,快三年了,我从来都没有见到掠你做过噩梦。”


“做梦这种事,就算是我也无法控制得了的,无生把我想的太无所不能了吧。”凛雪鸦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伸手抚平杀无生快皱在一起的双眉。“别多想了,真的只是一个噩梦。也许是之前连日的赶路,精神疲惫,又加上心情不好所以才导致噩梦产生吧。嗯....这么一说好像可能性还不小,所以都是无生的错,让你冷落我。”这么一总结,凛雪鸦突然觉的心里有些小小的不爽快,忍不住伸手拉扯杀无生的脸颊,趁机发泄。


“嘶~song...手.....”伸手拉下在自己脸上作怪的双手,“掠!怎么说着说着又变成我的错了。”对于凛雪鸦推卸责任的本事真是让杀无生大开眼界,总会有各种这样那样的理由,让自己应接不暇。


“难道我说的没道理吗?明明就是无生一直追问缘由嘛,我不过是给出了一个合理的假设。”


“还合理的假设....啧!”嘴里小声嘀咕一句,杀无生知道自己是说不过对方了,只得做罢。“不提这个了,饿了吗?”


不问还好,被杀无生这么一问,凛雪鸦就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快唱空城计了。“好饿~无生快去做饭,昨天晚上都没吃呢,还折腾了大半夜,要饿死了......”


“行了,别抱怨了,昨晚可是掠你自己先挑起的。”连忙将责任推回给对方,杀无生表示自己不想再背黑锅。“我去做吃的,掠你再躺会儿吧。”说着起身简单洗漱收拾一番,离开客房。


确认杀无生已经离开,凛雪鸦心中也是暗松一口气。


【总算是蒙混过去了。】抱着被褥,翻身趴在床上,将整张脸都埋在被褥中,让人看不到对方此时的表情。客房内一时死寂无声,半晌后,凛雪鸦坐起身来,凌乱的白发半遮半掩的遮盖了好看的脸庞,整个人浑身散发着阴沉的气息。


好好回想了一番昨晚在幻境中的对话,凛雪鸦良久才总结出了一句。“必须......要离开一年吗?” 轻声叹出一口气,得出的结论让凛雪鸦难以接受,但又无法拒绝。如果是从前的凛雪鸦,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绝对是自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全看心情。但是现在,有了牵挂的对方,又是危及到杀无生性命的大问题,凛雪鸦犯愁了。


【要是真的一声不吭的离开一年,只怕一年后......】只是随意脑补一番,凛雪鸦都忍不住想扶额。【怎么办,我一点都不想再被无生怨恨。看来不找个合理的理由离开是不行了,我要好好想想。至于剑英会嘛.......】


“虽然对方应该没有必要骗我,但是终究还是不甘心啊,那就拿剑英会试试到底对方说的是真还是假。”打定了注意的凛雪鸦,收敛起身上阴沉的气息,脸上又恢复了原来云淡风轻的表情,看着身边空出来的床铺,已经没有了继续休息的心思,拿起衣架上挂着的外衣,随意披在肩上,便离开了客房,去找杀无生。


###########################

后半部分,今晚或者明天补全